“啪!”一声脆响,三寸长的焦木条砸在地上,仿佛装了弹簧,反弹起一米多高,然后在地上几个弹跳,最后轱辘到门后的角落里。小柳儿不知是吓的,还是被砸晕了,一点儿动静都没发出来,齐欢的耳边总算清净了许多。
  齐欢朝着门口的方向运了半天气,情绪稍微稳定下来,他仔细回想小柳儿之前的话,那个要对老爸老妈下手的,是个叫李小七的家伙?齐欢忽然后悔了,不该一气之下拿小柳儿撒气,除了小柳儿,鬼知道李小七藏在什么地方。
  不过,眼下最紧要的还是先和老爸老妈联系上,确定他们两个都平安无事再说。齐欢推测,老爸老妈之所以都不在身边,最可能的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卖房子签合同去了。前些天也听老爸老妈议论过,说是卖房子签合同的时候,要求他俩都在场才行。
  看来这房子应该是卖掉了,齐欢深深地叹了气,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,要不是因为他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病,也不至于把家里逼到卖房子的地步。
  瞟了一眼门毫无动静儿的焦木条,齐欢用力支撑起身子,拉开床头柜的抽屉,摸出手机,按了几下下电源开关,脸色一垮,屏幕一点儿反应没有,大概是没电了,充电器也没影儿。
  只能请护士小姐姐帮忙了,齐欢犹豫一下,拿起床头的呼叫面板,没等他按下呼唤按钮,病房的大门被人轻轻地推开,一个女人闪身进来。
  女人看着三十出头的样子,上身穿着白色的褂子,上面星星点点地绣着蓝色的小花,样式挺土气,下面是条蓝色的裤子,脸颊上还带了点高原红。
  齐欢怀疑她是哪家雇来照顾病人的护工,傻乎乎地走错了屋子。
  没想到,那女人被齐欢盯了一眼,忙垂下眼皮,乖乖地立在门口,低低地喊了声:“祖爷。”
  齐欢心中有点儿失望,他记得这声音,就是刚刚把小柳儿塞回他枕头底下的那个女人,软软糯糯的带着点儿南方口音。
  真是见面不如闻名,还以为是个娇滴滴的小姐姐呢,没想到真人是个傻憨傻憨的村妇,以至于祖爷在齐欢心目中的形象立马矮了一截。
  他甚至忍不住想:那死鬼“祖爷”说不定就是个在乡下流窜的老神棍,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根会说话的焦木娃娃,到处装神弄鬼跳大神儿的。
  不对!或许连那个焦木娃娃也是假的!齐欢忽然警觉起来,我会不会遇到骗子了?这女人看着憨厚,说不定其实是个骗子。
  要知道,医院周围可不是什么安全地带,这里除了有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,也有不少处心积虑想要夺人钱财的恶棍流氓。院里院外,卖专家号的,卖特效药的,推荐某大牛专家的,介绍专治某病小医院的,总之,黄牛骗子全都混在好人堆里儿,鱼龙混杂。
  齐欢虽然没亲眼见过,却也听赵春梅和齐国栋讲过不少发生在病友中间的段子,甚至有些高明的骗子竟然伪装成医生骗人呢。他不由得展开联想,门口这女人,会不会听说了老爸老妈卖房的事情,觉得有机可乘,就假扮了护工,主动上门行骗来的吧?
  虽然猜不透骗子会用什么方式行骗,齐欢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还真不小,他悄悄按下了呼叫护士的按钮。老爸老妈不在身边,还是小心为妙,说不定就是被这女人趁他昏迷的时候偷偷进来下了什么药,才会产生木头娃娃说话的幻听呢!
  脑海中闪过一幕幕犯罪电影里的情节,齐欢的心脏不由自主地怦怦地跳起来,紧张的情绪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。他毕竟是个未经世事的高中生,又是个病秧子特别宅,平时和普通人接触交流的机会都少,更何况遇到传说中的犯罪分子?
  砰!大门被人猛地推开,护士小姐姐果然没有让齐欢失望,十秒钟的时间就冲了进来。
  “六十三床,你按的呼叫?”护士小姐姐直接冲向监护仪,按了几下按钮才发觉齐欢根本就没戴着指夹,不由得眉毛一挑,“谁让你把指夹摘了的?”
  “我感觉好多了。”齐欢一边解释一边指了指门口,示意护士小姐姐注意一下那个方向。
  哪知护士小姐姐朝门口瞟了一眼,竟然没事人一样,扭回头给齐欢夹上指夹:“你感觉好多了?血氧含量你能感觉出来啊?”
  监视仪上显示齐欢的血氧含量九十六,在正常区间,护士小姐姐这才想起来是被齐欢呼叫进来的,板起面孔问道:“你按呼叫,到底有什么事?”
  “我、我手机没电了。”齐欢性子本来就宅,又被身体拖累成了个“老病号”,高中三年和女生说过的话加起来都超不过一百句。经验上的匮乏,让齐欢面对女生,尤其是漂亮女生时,难免有些不自在。护士小姐姐虽然算不上大美女,但气场非常强大,让齐欢有点方。
  护士小姐姐愣了愣,然后指着杵在门口的女人哭笑不得地对齐欢说:“这位同学,你家有护工好不好?手机没电这种事,就请你家护工帮你好不好?”
  齐欢正要解释他并不认识门口的女人,砰地一声,病房被人猛地推开,赵春梅气急败坏地冲进来,也不管屋里有没有外人,直眉瞪眼冲到齐欢床前:“欢子,我问你,我和齐国栋离婚了,你是跟妈过?还是跟齐国栋那混蛋过?”
  这都啥情况啊?齐欢有些傻眼,难道老爸老妈不是去卖房,而是趁着他昏迷不醒,抓紧时间离了个婚?马上,他就发现赵春梅的半边脸肿着,还印了个巴掌印。
  “妈!你脸怎么了?”齐欢眼睛立马红了,热血上涌,忍不住大声吼出来。他身子虽然瘦弱,却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主儿。初中时,有段时间总被被班里的大个儿欺负,有次被逼的急了,齐欢一把揪住对方的头发,任凭大个儿拳打脚踢就是不松手。结果齐欢被揍得鼻青脸肿,却也生生从大个儿头上揪下一把血淋淋的头发,从那时起,整个年级再没人招惹他了。

章节目录

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