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日的凤鸣谷,成了人间地狱,无数人在其中哀嚎,无数人在血光中倒下。
  但两千陆家军,遍体鳞伤,都没有人皱一下眉头。
  五万兵士对两千人,是绝对的碾压,这更像是一场屠杀,自己人对自己人的屠杀。
  谁都不敢想,本该占有绝对优势的五万兵士,除了狼狈逃窜的极少数,剩下的几乎尽数被两千陆家军斩杀。
  将最后一位皇帝派来的兵士斩杀,最后一位陆家军,陆璟寒,也带着遍体的伤痕,倒在了尸山之上。
  他手下的两千兵士,无一生还。
  想到他手下兵士喷洒了一地的热血,陆璟寒的双眸,也是猩红一片。
  狡兔未死,帝王,就已经容不下了陆家人。
  将士前方奋勇杀敌,却得帝王猜忌、步步紧逼,这是一个国家,最大的悲凉。
  “你终于醒了!”
  陆璟寒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,一到绵软清甜的声音就传入了他的耳中。
  他下意识转过脸,往那道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,就对上了一双仿佛含着秋水一般的水汪汪的杏眸。
  她的眼角,微微上挑着,眼珠子黑亮黑亮的,两道微弯的眉,仿若远山含黛,她的唇角,有两个小小的旋涡,一笑起来,甜蜜美好,仿佛,整个世界都亮了。
  一眼万年。
  之后的许久许久,陆璟寒都曾无数次问过自己,他为什么会那么不可自拔地爱上秦绵绵。
  他每一次给他的答案,都不是因为她救了他。
  他想,他会爱上她,或许,只是因为,她眸中的亮光,点亮了他的心,驱散了凝结在他心口的无边的血雾。
  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秦绵绵见陆璟寒睁开眼睛后一直不说话,她还以为他是被摔傻了,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忧。
  她是平凉的长公主,她这次从平凉偷跑出来,是为了逃婚。
  她的父皇,要把她嫁给大魏的太子,刘瑾钰。
  她父皇说,她生为皇家公主,她就该担负起守卫国家子民的责任,联姻,是她的使命。
  但秦绵绵从来不觉得,她生下来,就是为了这场政治婚姻,况且,他父皇一派道貌岸然、为国为民的模样,让她跟大魏太子联姻,还不是为了让她偷偷拿到大魏的行军布防图!
  拿到大魏行军布防图,父皇定然不可能是为了两国永结百年之好,而是想要攻打大魏。
  若真想守卫国家子民,便不该挑起战争。
  秦绵绵不傻,她不会拿自己一辈子的幸福,来满足父皇的私欲,祸害平凉的百姓。
  她秦绵绵这辈子,若是要嫁人,她只嫁自己能瞧上眼的。
  她不需要他富贵倾城,权势倾天,只要他入了她的眼便好。
  所以,秦绵绵悄悄把自己手上最值钱的物件,都换成了银票,背着包袱,就奔上了逃亲路。
  只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路过凤鸣谷的时候,会看到遍地的尸体,她胆子小,吓得拔腿就跑,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,她跑了没几步,就被一只血淋淋的大手,抓住了她的脚踝。
  秦绵绵当时就吓傻了,她以为她是白日见鬼了,没想到,抓住她脚踝的那人还有气。
  只是身上受了重伤,浑身是血,他那跟个血人似的模样,看上去还真像是只鬼。
  对医术,她懂点儿皮毛,她知道,这个男人需要赶快医治,否则,只有死路一条。
  她心肠软,做不到见死不救,但她也没有勇气在这尸山血海中救治他。
  她咬了咬牙,干脆将他背了起来,打算去山下再给他医治。
  他实在是太重了,她力气又小,实在是把他背不到山下,背到半山腰,她都快要累死了。
  一路上,她不小心摔了他好几次,有几次还摔到了他的脑袋,看到他睁着眼,眸中没有半分焦距,不言不语的模样,她真的好担心是她把他给摔傻了。
  “嗨,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?”
  见他依旧不说话,秦绵绵忍不住开口,“你该不会真被我给摔傻了吧?我告诉你啊,我救了你的命,就算是你被我给摔傻了,我们也算是扯平了,你可不能赖我!”
  “陆璟寒。”陆璟寒从秦绵绵身上收回视线,淡淡开口。
  “原来你没傻啊!”
  秦绵绵笑得眉眼弯弯,“真是太好了,你没傻,我就不用对你承担责任了!”
  “陆璟寒,你家在哪里?你能不能通知你家人,让他们来照顾你?我好忙的,我可没空一直被你缠着!”
  秦绵绵看了眼跟个血人似的陆璟寒,忍不住蹙了蹙眉头,救了他,是个意外。
  她真的好忙的,忙着逃婚,万一被父皇派出的人抓回去,她就要嫁给那个大魏国的猪头太子了,继续带着他,肯定得影响她的逃婚大计,她得赶快甩掉这个大累赘。
  陆璟寒没有回答秦绵绵的话,而是动了下干裂的唇,“水。”
  水?
  他这是要喝水?
  秦绵绵嫌弃地看了他一眼,她救了他就已经不错了,还指派她给他弄水喝,她活了十八年,可没伺候过别人喝水!
  虽是十分的不情愿,秦绵绵毕竟是心软,见他伤得那么重,她还是认命地拿了水壶,去一旁的溪边打水给他喝。
  秦绵绵心肠好,她给他打了水之后,还顺便浸透了一块手帕,给他擦了擦沾满血的脸。
  秦绵绵没去过军营,但听说过不少将军兵士的故事,故事中说,那些军营里的汉子,一个赛一个的黑,一个赛一个的粗糙。
  但这个男人……
  长得怎么就这么俊呢!
  嘿,她活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男人!
  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,一眼看上去,冷若千年不化的寒冰,但仔细看,又会觉得,他的眸光特别深邃,能将人的魂儿给吸进去。
  再看几眼,还能看到,他眸中有星辰。
  秦绵绵忽然觉得,伺候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喝水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  而且,就算是带着这么好看的一个累赘逃婚,应该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。
  平凉多出美男子,秦绵绵一直觉得,一副好看的皮相,乏味极了,没有什么好吸引人的,可这一刻,她就是莫名被面前这副好看的皮相给吸引了。
  这星子一般的眼,这若剑一般的眉,这高挺的鼻梁,这微薄的唇……
  吸引得她都想要流口水了。
  难怪古人有云,食色,性也。
  原来,她一直不知道,她竟是个好色的。
  秦绵绵忽而改变了赶跑累赘的念头,她笑得跟只小狐狸似地开口,“陆璟寒,我是谁啊?我是你的救命恩人!我救了你的命,难道你不该报答我吗?”

章节目录

天才双宝:傲娇前妻抱回家(叶唯陆霆琛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素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年并收藏天才双宝:傲娇前妻抱回家(叶唯陆霆琛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