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等着我呢。
  唐子风算是彻底明白了。
  黄丽婷跟他兜了半天圈子,问他对滕机有什么想法,其实着墨点并不在滕机。黄丽婷知道唐子风在兼并滕机一事上的安排,也能猜出唐子风不会监守自盗,也就是打着临一机的旗号做了半天工作,最后却把滕机弄到了自己名下。
  黄丽婷提起滕机,不过是找一个由头,从侧面了解一下唐子风对于兼并老国企的想法。如果唐子风流露出这方面的意思,她就可以引着唐子风自己往坑里跳。现在唐子风口风很严,没有露出什么破绽,黄丽婷也就只能直接询问了。
  “黄姐说的是哪家企业,我听说过吗?”唐子风不动声色地问道。
  黄丽婷点点头,说道:“子风你应当很熟悉的,就是霞海的金尧车辆厂。”
  “金尧车辆厂,宋福来?”唐子风脱口而出。
  黄丽婷说错了一点,唐子风对金尧车辆厂其实并不熟悉。几年前,他随周衡到临一机来工作,第一项任务就是带着韩伟昌去金车催讨欠款。最终,他抓住了金车厂长宋福来等一干厂领导的把柄,迫使金车答应归还全部欠款。
  此事当年在临一机颇为轰动,只是除了当事人韩伟昌之外,没有任何人知道唐子风当时是如何办到的。大家都传说唐子风是抓住了宋福来,以命相要挟,这才让金车低头。至于唐子风当时手里拿的是板砖还是管钳,自然是众说纷纭,始终没有定论。
  虽然有过这样一段经历,但唐子风对金车谈不上熟悉,只知道这是一家比临一机更大的企业,再就是领导班子作风糜烂,其中又尤以厂长宋福来为最甚。
  “你怎么和宋福来搞到一起去了?”唐子风诧异地问道。
  “什么叫搞到一起去了!”黄丽婷佯装恼怒地斥道。唐子风用的这个词,可真是有些不雅。宋福来是快60岁的人了,长得脑满肠肥,形容猥琐,黄丽婷可没兴致和他“搞”到一起去。如果换成是和唐子风搞一搞,黄丽婷是不会拒绝的。
  唐子风笑道:“我又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问,你怎么会和宋福来……呃,不说‘搞到一起’,还有更合适的说法吗?”
  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”黄丽婷骂了唐子风一句,随后便解释道:“前个月,我们在金尧开了一家分店。要开分店嘛,当然要和当地的各个部门都搭上关系。后来,有一个关系就给我介绍了宋福来,我们在一起吃过几次饭,然后就说到这件事了。”
  “宋福来想把金车吞掉?”唐子风问。
  黄丽婷微微点了一下头,以示确认。
  唐子风冷笑道:“这头老狐狸,几年前我就看出他不是个东西了。当时也就是国家政策不允许,否则他早就把金车吃下去了。今年国家搞机构改革,企业下放,算是让他逮着机会了。金车可是一块大肥肉,他会动这样的心思,我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。”
  黄丽婷默然无语。
  唐子风这话,倾向性是很明显的,那就是他对宋福来没有任何好感,对于宋福来要做的事情,也是充满了鄙夷。在这种情况下,黄丽婷要拉唐子风去与宋福来合作,只怕是很困难了。
  “宋福来想吞掉金车,找你干什么?”
  唐子风发完感慨,对黄丽婷问道。
  黄丽婷说:“他的资金不够,想拉我入股。”
  “然后你就想拉我入股?”唐子风问。
  黄丽婷说:“你是超市的股东,这样的事情,不经过你同意,我怎么可能擅自做主?这件事可不是平常开个分店那样的小事,如果我们要和宋福来合作,起码要动用1个亿的资金。这么大的事,当然是得由你决定的。”
  唐子风倒是平静下来了,他问道:“宋福来的打算是什么?”
  黄丽婷说:“他准备和金车的几个厂领导一起,凑4个亿把金车买下。他们手里没有这么多钱,所以就分头找人入股。我们丽佳超市现在在国内也算有点名气了,所以他就托人联系我,想让我们出一份,大约是1个亿的样子。
  “他跟我保证,说买下金车之后,他们会先把金车一半的厂区拿出来,找人一起开发房地产。金尧这两年房地产市场很火爆,房子只要开发出来,根本不愁卖。光是这些房地产赚的钱,就能够让大家回本。剩下的就都是大家净赚的了。”
  “拿出一半厂区开发房地产,金车就完蛋了。估计他的下一步就是把金车的设备和存货卖掉,再把另外一半厂区也推平,盖成房子。这样金车没了,他个人起码能赚到1个亿。”唐子风说。
  黄丽婷再次沉默。这些套路都是公开的秘密了,唐子风所说,与宋福来向黄丽婷说的并没有什么出入。唯一的区别就是宋福来说得比较委婉,而唐子风说得更直白。
  “你的意见是什么呢?”唐子风问。
  黄丽婷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子风,这件事,我的考虑是,金车已经这样了,不管咱们参加不参加,宋福来他们就是要把金车搞垮的。与其让别人赚了便宜,不如咱们去赚。其实这中间也不需要我们实际出钱,宋福来说,只要我们愿意拿出丽佳超市的资产做抵押,他就能够在金尧本地的银行弄到贷款。
  “他以我们的名义去贷1个亿,但未来分成的时候,咱们只能拿相当于5000万的份额。他跟我计算过,我们在这件事情里,除了收回本钱之外,大致还能再赚到1亿。”
  “所以你就动心了?”
  “我这不是正在和你商量吗?”
  “如果我不同意呢?”
  “那我肯定还是听子风你的。只不过,子风,你不觉得很可惜吗?”黄丽婷怯怯地提着异议。
  尽管对于1个亿的预期收益非常心动,但如果唐子风坚决不赞成,黄丽婷也是只能放弃。她习惯了服从唐子风的指令,这既是源于与唐子风的合作关系,也是慑于唐子风的凶名。黄丽婷知道,唐子风表面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在她面前也是一口一个“黄姐”,但如果自己敢违逆唐子风的意志,惹唐子风不高兴,唐子风可以有100种方法来惩治自己,让自己得不偿失。
  “黄姐,你缺这1个亿吗?”唐子风问道。
  “当然……缺。”黄丽婷的话说到一半,还是打了个磕巴。
  丽佳超市现在日进斗金,一年的毛利有1亿多,所以黄丽婷还真不是没见过1个亿的人。不过,这几年超市的利润都被用于向外扩张,黄丽婷手头的资金一直都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。
  如果能够有1个亿的额外进项,黄丽婷就可以把超市扩张的速度提高一倍,这对于丽佳超市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时下正在是国内超市野蛮生长的时间,各家超市都在跑马圈地,手快有,手慢无,有些城市如果进去太晚,市场已经被其他超市占据,丽佳超市再想打开局面,难度就大得多了。
  正因为此,黄丽婷每天都在琢磨着能够从哪弄到更多的资金,加快向各城市渗透的步伐。宋福来托人找到她,向她画出这样一个大饼,立刻让她心动了。
  正如她所说,这么大的事情,她是不可能不和唐子风商量的。她过去就曾经探过唐子风的口风,知道唐子风对于侵吞国企资产这种事情颇为不屑。但她还存了一点希望,那就是唐子风只是不愿意吃窝边草,金车是别人地里的庄稼,与唐子风自己的工作没有关系,或许唐子风对此不会有啥心理障碍吧?
  “黄姐,以你的志向,丽佳超市未来会发展到多大规模?”唐子风问。
  黄丽婷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最起码,应当在所有的大城市里都有分店吧,在国内排第一第二是不敢想了,进入前五名,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  “有志气!”唐子风向黄丽婷翘了翘大拇指。能够进入超市业的前五,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目标了,黄丽婷只是一个家属工出身,有这种理想,的确是很了不起的。
  “如果能够进入超市业的前五,丽佳超市的市值,起码有几百亿吧?届时你还会在乎1个亿吗?”唐子风又说。
  黄丽婷说:“这不一样。现在我们是起步期,能够多1个亿,我们就能够走得更快,这对于我们未来能够发展到哪一步,是至关重要的。如果以后我们真的做到了超市业的前五,那我的确是不会对1个亿特别在意的。”
  “起步期也不能为非作歹。咱们宁可走得慢一点,也没必要让自己背上原罪。一旦有了原罪,未来不管你做得多么成功,你都无法坦坦荡荡地面对大家,你会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,你觉得值吗?”唐子风说。
  “也不至于吧,……大家都是这样做的。”黄丽婷的声音低了许多,她或许并不觉得唐子风的话是对的,但面对唐子风的质问,她还是有一种心虚的感觉。
  唐子风说:“黄姐,我们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,只要我们好好做事,发财的机会有的是。做人还是讲究问心无愧吧,即便不是为了咱们自己,为了下一代不被别人鄙视,我们也该珍惜自己的名声的。”

章节目录

何日请长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齐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齐橙并收藏何日请长缨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