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也是叫习惯了,总觉得这么叫着,亲切一点。”向叔又看了眼跟在安夏儿身边的两个女佣和保镖们,又讪讪地笑说,“无论怎样,二小姐你能过来看望老爷,我要再次感谢你,上午大小姐被警察带走后,老爷就在公司昏倒了,一个小时前才醒过来呢,医生说老爷的身体状态也很差,都让老爷住家休息了,恐怕,老爷这回真的该退休了。”
  “但他现在应该放不下心吧,放不下安氏,也放不下安琪儿。”安夏儿明白安雄和安夫人,“现在这个情况,哪怕他是强撑着身体,也会尽快出院。”
  “哎!可不就是……”向叔长嘘短叹,“其实刚才二小姐你提的那个意见是不错,听说上午股东会上也有人提过,但现在大小姐没顺利回公司还被警方带走了,三少爷和四少爷又没有消息,老爷和夫人只怕是放心不下公司啊!”
  一行人来到电梯前。
  等电梯的时候,安夏儿问起安琪儿的有关情况,“对了,向叔,这段时间,安琪儿在家里是不是买了很多电话卡?”
  “电话卡?大小姐她?”
  “哦,准确来说,向叔你们是不是有看到被她扔弃的电话卡包装?”安夏儿觉得这样问准确地一点,向叔应该能想起来。
  向叔怔了一下,恍然,“原来二小姐是说这个,对,是有,好几次佣人倒家里的垃圾时都反应过这个问题,因为电话卡的包装剪开后开口很锋利,有个佣人还因此伤了手,二小姐怎么会知道这件事。”
  “我是听沙丽提及过。”安夏儿道。
  这么说来,沙丽在安家确实是看到了这件事,并且告诉了骆岩峰。
  只是后来她不知因为什么因素,给忘了……
  “原来是叶小姐,哦,我想起来了,那天我送叶小姐离开的时候,是恰好家里的下人在倒垃圾,叶小姐看到也问起了这个原因。”向叔说着,有点担心地看着安夏儿,“二小姐,你们为什么都关心这个问题,难道这个问题对于安家来说……”
  “不是对安家,是安琪儿。”安夏儿又打听,“那除了这个电话卡的话,安琪儿这一阵子在家里,还有其他的异样或反常的地方么?”
  刚才,安雄也说了他为什么忧心的原因。
  是因为他也发现安琪儿这一阵子在安家有反常的地方……
  “这个……”向叔想了一下。
  “怎么,向叔你有顾及么?”安夏儿好笑道,“还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?好可以不……”
  “哦,这倒不是。”向叔道,“我想了一想,若要说大小姐她这阵子在家不对劲的地方,大概就是大小姐向老爷和夫人要了一大趣÷阁钱吧,说是要拿去投资,但是后面老爷查到她没有去投资什么,名下也没有买什么理财产品或基金,而且大小姐她连家门都没出,可卡里的钱就没有了。”
  “她卡里的钱没有了?”安夏儿看着向叔。
  “对,所以老爷发了几次火,夫人也去问了大小姐几次,但都没问出什么。”向叔说,“大小姐只说,那些钱她另有用处了。”
  说到这,向叔又回想了一会,皱着眉,“老爷好像去银行查问过,大小姐卡里的钱都是被人以现金的方式取走了,而这一阵子大小姐明明没有出过门,到底是谁取走了她卡里的钱……”
  看着向叔也一脸想不明白的样子,安夏儿点了点头,“我明白了,所以他也怀疑安琪儿做了什么,加上最近的新闻,警察又找上门,所以他也有点担心,怕安琪儿在外面是否有勾结别人做什么坏事。”
  向叔有点顾及,但又缓缓点点头,“大致是这样了,老爷他也还抱着一线希望,希望大小姐并没有做过太大过错的事,安家出点钱能帮她帮摆平。”
  “还有么?”安夏儿又问,“安琪儿这一阵子在安家,还有其他异样么?”
  “再有就是大小姐她这阵子情绪很不稳定,而且经常不知给什么人打电话。”向叔叹着气,“我都碰到过几次,大小姐不知在跟电话里的人在吼叫什么,反正很生气的样子,再有……就没有什么了。”
  向叔把他能想起的几乎都说了!
  安夏儿点了点头,相信向叔不会跟自己说假话,又道,“好,我知道了,向叔,谢谢。”
  “二小姐客气了,你能过来探望老爷,我才是要说谢谢。”向叔忙回谢。
  安夏儿在菁菁小纹的陪同下走了几步,想起什么,回头说,“对了,上回沙丽去安家吃饭那晚,是出了什么事她为什么突然走了?”
  “啊,这个?”向叔抓抓头,“那晚是我送叶小姐回星座花园的,具体情况当时她没说,不过第二天她又来了黎家……”
  “沙丽又回去了?”安夏儿回转身了,有点意料,“果然是出什么事了?”
  “与其说出什么事,倒不如说……是大小姐找她事。”向叔一脸为难地说道,“二小姐,叶小姐是将包包落在了安家,第二天才回去拿,大小姐兴许是不喜欢叶小姐,所以就想……找点事。”
  “向叔,麻烦说详细一点。”安夏儿道,这些事,叶沙丽完全没跟她讲过。
  向叔叹了口气,大致将那个红包的事说了一说。
  从医院出来后,小纹就忍不住低骂道,“虽然说过好几十遍了,再我还是要再重复一遍,这安琪儿是活该被抓,她就是被枪毙了都是死有余辜!那些钱,我看她就是拿去买凶手了!”
  “这安琪儿确实……死性不改呢。”菁菁也垂下眼睛,“诬陷叶小姐拿了她红包,使用这种卑劣的小技俩,作为一个千金小姐也不嫌害臊。”
  安夏儿笑出一个冷音,“有时候,越是没什么新意的下作技俩,反倒越容易惹人生气,竟然让沙丽受那种委屈……”她手紧紧握了起来。
  叶沙丽那样善良,与世无争,当时被安琪儿那样诬陷时,也不知道有多难过!
  想到这安夏儿垂下眼睛,“如果到时法庭轻判了她安琪儿,我会亲自去找出证据再度送她回监狱,走吧,菁菁,小纹,回去了!”
  “是,少夫人。”
  安夏儿不知道,如今除了她,已经有另一个人也会保护叶沙丽了。

章节目录

总裁大人超给力(安夏儿陆白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十六夜少主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六夜少主并收藏总裁大人超给力(安夏儿陆白)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