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娇太子碗里来最新章节
  那些百姓都围过去了,顿时卫嫣的四周一片空旷,她见那县令还坐在高台之上发呆,便立刻走了上去,对着那县太爷道,“大人,这会儿可还担心那猫婆婆会报复?”
  有些出神的县太爷被卫嫣这句话拉回了神志,他缓缓道,“这些百姓……也太狠了吧。”
  他的声音很慢,再配合上这目瞪口呆的样子,倒是显得有几分可爱。
  卫嫣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  县太爷听见这笑声,这才彻底回过神来,连忙晃了晃头,一脸严肃道,“那姑娘,你说这猫婆婆会不会报复?感觉死的太惨了一些。”
  猫婆婆……在卫嫣看来,那就是个装神弄鬼之辈,不然的话……她之前在齐昭觐的操控下挑断了猫婆婆的手脚筋,若真是该报复的话,那她怎么还活得好好的啊。
  她无奈地看了县令一眼道,“其实就在很多年前,这猫婆婆最开始出现的时候你们就应该这般做了,就算是要报复,这么多人,她报复的过来吗?一人使一把力,也能把她拉下十八层地狱了。”
  县令听了这话觉得颇有道理,那紧簇着的眉头也舒展开了来。
  “过来。”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卫嫣的身后响起。
  卫嫣转过头一看,发现齐昭觐手执长剑站在她的身后,那长剑上还带了不少血迹,血腥的气息让她忍不住想到那一日挑破老太婆手脚筋的样子……她拧了拧眉,但还是拎起裙角走到了齐昭觐的身侧,刚要福身之时,齐昭觐将那长剑塞到了她的手中。
  那长剑很沉,卫嫣一个不妨险些跌倒,勉强稳住重心后这才站稳,她见齐昭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这眼神让她忍不住担忧道,“殿下……那猫婆婆他们已经死了,不用再让我练习壮胆了。”
  齐昭觐听了这话,唇角上扬,略带嘲讽,“你倒是想得挺多。”
  卫嫣觉得她会那般想是正常的,毕竟齐昭觐本就不是个正常人,难保他会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,她拿出身上的手绢,擦了擦齐昭觐的长剑。
  绣有兰花的手绢沾满了难闻的血迹,卫嫣远远闻着便没有了收回的念头,丢置到了一旁的地上后抱着长剑上前递还给了齐昭觐,“殿下,您为何没有按照原计划行事?”
  虽然说齐昭觐现在的计划非常不错,甚至出色几分,可她还是忍不住想问问。
  齐昭觐接过长剑后直接背负于身后,“哪儿来的这么多时间,还要出发去南疆。收拾东西,今儿下午继续出发。”
  卫嫣想来也是,那个计划要多浪费一些时间,不过……
  “殿下,那青音可否回去?”卫嫣连忙问道。
  齐昭觐突然折返了回来,打量她道,“外面有生命危险,回去后,你放心?”
  卫嫣之前是想把卫青音给赶回去,毕竟在这边一路都是危险,虽然连日来的猫婆婆事件似乎已经让青音放弃了跟着齐昭觐的念头,可前途险恶,她不怕自己出事,却怕青音出事。
  可青音回了京城,难保皇后不会迁怒于她,到时候随便指了个人让她嫁了……就算不是这般,让二娘来挑的话,怕也是低不成高不就。说不定为了攀高枝,做出一些自损八百的事情来。
  ……
  齐昭觐一行人下午便离开了这个小城镇,临行之前县令亲自为齐昭觐送行。
  县令脸上的淤青还在,但他的神色却异常的认真,“大人,此次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,不过大人的作风着实让下官佩服。”
  之前燕青向这县令出示了巡抚的令牌,这人便以为齐昭觐的真实身份是三品大员。
  齐昭觐淡然,“大人客气。身为一方父母官,能为百姓牺牲小我,成全大我实属不易,若是有机会,来日京城见。”
  卫嫣没有想到齐昭觐竟然给了这县令如此高的评价,不过也是,之前他无论如何也不肯说出猫婆婆的故事,直到她用百姓相逼,他才说出来了。
  虽然是一场子虚乌有的骗局,可他依旧是冒着全家人的危险来说的……这人真的不愧是一方父母官,当得起这名字。
  而县令只当齐昭觐说了一句玩笑话,毕竟他一个小县令,哪里指望能升迁至京城呢?
  他苦笑一声道,“希望承大人吉言了。”
  齐昭觐不再多说,带着队伍便往南方出发了。
  今日的天气都有些不大好,走了没有多久竟然下起了大雨,卫嫣坐在马车里着实有些发闷,只得寻了一本书看了起来,刚没有看上两个字,卫青音便走到了她的身侧,声音软糯,带了几分求和的意思道,“你为什么不让我回去?可我现在……”
  卫青音的话虽然没有说完,但卫嫣隐约能猜到什么。
  经过这些危险的事情后,卫青音想要嫁给齐昭觐的心思恐怕已经歇了大半了,毕竟她还只是个孩子,而青衫也在马车内,她自然不好将这话全盘托出。
  卫嫣也只得绕了个弯道,“不说娘娘的意思,假若你娘要给你许配个人家,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人家?”
  青衫听了这话,立刻道,“二小姐的婚事自有娘娘做主。”
  “急什么。”卫嫣抬眸看了一眼青衫,“不过是假设。”
  青衫之前就在卫嫣这里吃过一次瘪,索性将嘴闭上了。
  卫青音琢磨了片刻,“娘自然是为我好的,肯定是高门大户。”
  “可高门大户又不是没长眼,你还不得被人欺负死,还是多学点东西好。”卫嫣冷声道。
  卫青音觉得卫嫣这话似乎在骂她,她刚想反驳,却想到了之前猫婆婆一事,因为她的不明所以害的燕青受伤……
  卫青音觉得闷的慌,外面的雨滴声又听得她有些心烦,她抬手掀开了马车帘子。
  “啊!”卫青音突然尖叫了一声。
  卫嫣听见这叫声,连忙放下了手中的书,问道,“怎么了?”
  卫青音有些惊魂未定地指了指马车外道,“有鬼啊。”
  有鬼?
  卫嫣朝着车窗外一看,只见远处的林子里出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,那女人正蹲在地上面无表情地烧着纸钱。

章节目录

病娇太子碗里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浅夏娇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夏娇并收藏病娇太子碗里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