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娇太子碗里来最新章节
  卫嫣再一次看向那血肉模糊的人之时,心里的那个疙瘩似乎消失了,她抬眸看了看齐昭觐道,“殿下,多谢。”
  齐昭觐对着一旁的侍卫吩咐,“继续,别停。”
  侍卫得令后,继续开始用诏狱那一套来收拾这农夫了,只见那盐水再次泼上去后,那农夫惨叫着惊醒,一见跟前的人是之前那女子,立刻哭着求饶,“小姐,求求您高抬贵手……”
  然而,不等他把话说完,一把明晃晃的烙铁直接招呼了上去。
  “嘶!”地一声皮开肉绽,卫嫣隔得很远,却都能闻见那皮肉烧焦的味道。
  她拧了拧眉头,此时,男人的身影突然笼罩住了她,“回去了?”
  卫嫣着实也不想再看这刑罚了,于是实诚地点头,齐昭觐带着她往回走,边走边道,“诏狱里还有一种刑罚,可以使肉皮分离,不过不是现在。”
  诏狱的刑罚和花样多了去了,卫嫣以前也是有所耳闻的,她轻轻靠在了齐昭觐的身旁道,“殿下对臣女的好,臣女自是知道的。”
  好?
  齐昭觐有些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这女人,这倒还是他中毒以来,第一次有人说他好。
  不过随即,齐昭觐唇边浮起一丝浅笑,“记得报答孤。”这话里又带了几分不可攀登的冷意。
  卫嫣可没有什么好报答的,她想了想,也只能说想尽一切办法帮齐昭觐解蛊了,不过……她还是忍不住问道,“殿下为何不告诉皇后娘娘?”
  这一次的事情若真是皇后所为,那定然是因为齐昭觐之前驳了皇后的面子,但若是为了齐昭觐的身体,那皇后也没有必要难为她了,毕竟她无意入东宫。
  齐昭觐显然知道卫嫣说的什么意思,他却是道,“母后的心思不是一般人能猜中的,别在她跟前玩。”
  皇后的心思难道不是她想的这般么?齐昭觐的话让卫嫣心底起了一个疑惑。
  可惜一路上齐昭觐并未有要解答的意思,这刚回到客栈的方向,剑隐立刻到了齐昭觐的跟前禀报道,“殿下,有消息了。”
  说话的间隙,剑隐还看了一眼卫嫣的方向。
  卫嫣对于东宫的事情,一向是敬而远之的,别说剑隐不打算让她听了,她自己也没有打算听。
  于是直接告辞道,“殿下,臣女想去看看原莺。”
  卫嫣见齐昭觐没有拦着她,就当他默认了,随后转身去了原莺的房间。
  而剑隐见卫嫣走了,便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小竹筒上前道,“殿下,这是金吾卫调查出来的。”
  齐昭觐接过后细细详阅,然而不过片刻,齐昭觐的面色骤变。
  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冷了一般。
  剑隐见状立刻单膝跪地,抱拳道,“殿下,金吾卫所得消息属实……不如即刻回宫?”
  内阁之案的罪魁祸首算是找出来了,太子殿下和皇上的赌还在,若是不早些回去的话恐防生变……
  然而齐昭觐的大掌一收,将手中的信纸揉成一团,几乎碾碎一般,“不回宫。”

章节目录

病娇太子碗里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浅夏娇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夏娇并收藏病娇太子碗里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