趁着最后一天的假期,萧锐带着诸葛流萤、李若雪和吕雉来到景园游玩,同时还请来了张若曦、李秀儿、吕素、萧青青,一群美人愉快地交流,而萧锐则和李元芳三人钓鱼,享受着一天的平静和自在。
  不知不觉中,一天就这样过去。
  次日清晨,萧锐参加早朝。
  早朝之上,兵部尚书霍星野介绍了进攻齐国的战况,如今冠军侯已经拿下齐国承德府,往西是赤城,往东占领建昌。此举引发齐国动荡,齐皇感觉惶恐,立即集结更多兵力南下抗夏,并且试图让元国派遣更多的元军,只是现在这个如意算盘可没有那么好打了。
  常胜侯那里依然僵持,不过往南往北沿线的战况都屡屡取胜!
  银州的端王萧峰带领四万兵马杀入赵国境内一百多里,连克四府,诛敌三万余众。
  一位赫赫亲王带兵打仗,军心前所未有的高亢,所以势如破竹。陛下也高度称赞了萧峰的功劳,并调派六万大军给他,组成十万大军在银州压阵。
  满朝文武不清楚萧峰的城府和隐忍,只觉得他是一员猛将,但萧锐却知道,他在赚取足够的军功和声望,手握更多的兵马,然后回来争夺太子之位,要把自己拉下马。
  不过自己这趟齐国之行得到的声望,就不是萧峰能比的,相信他听说了自己的壮举后,一定很悲伤。
  不过陛下会继续给他派兵,倒是让萧锐有些意外,似乎也在提醒萧锐。
  湘州方向也是频繁大捷,陈庆之和韩信配合的如虎添翼,打得赵军不断退后。
  总得来说,如今边关战况喜人。
  大夏在进行早朝的时候,远在赵国的皇都也在进行早朝议事。
  赵皇看着兵部呈上的战况,苍蓝关战况胶着没什么问题,但是南方铜山沦陷,被夏国占领,三十万大军中有战斗力的只剩下十五万,被夏军打得节节败退,简直是欺辱!
  所以赵皇大怒,将奏本扔在地上,怒道:“立即调兵二十万去南方,务必拿下夏国湘州,攻破燕国西峰关!”
  太子赵海志出列道:“父皇,不可!南方战况既然败了,儿臣建议不要继续派兵,命令余下兵马全线防御!儿臣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夏国,反倒是西方的秦国!儿臣建议,把二十万大军调去北枢关,中庭、南离两关的驻兵不可擅动,防止秦国声东击西!另外,严令西部各州府戒严,务必将藏匿在国内的秦军诛杀殆尽,其次还要派巡抚安抚民心!”
  不得不说,赵国太子是很有头脑和魄力的,可惜…他只是太子。
  赵皇瞪向他,怒道:“担心秦国?秦国虽强,但也休想踏过秦岭!如今北方雪原林海中环境恶劣,暴雪不停,积雪足有半人之高,有些地方更是一人之深,根本不可能大规模行军。曾经秦军能横渡雪原,是老天帮他们,但是现在呢?天时地利站在我们大赵这边!朕有北枢、中庭、南离三座雄关,每一关可当百万秦军!秦皇以为派一些宵小来朕的江山散播谣言,就能影响朕?哈哈,真是天大的笑话!”
  赵海志叹了一声,真是笑话吗?真没有影响吗?陛下现在喜怒不常,便是被谣言影响了,他太信任秦岭雄关的防御,攻城自古乃是下下策,秦国不傻,肯定不会硬来的!
  “父皇,儿臣以为秦军之威胁巨大,不可不…”赵海志又要开口劝阻。
  谁知,赵皇一拍龙案,喝道:“太子!朕说秦军无碍,你一直唱反调,是想当家作主吗?如果你真担心秦国,何不像夏国的太子萧锐那样,带领五千人杀入秦国,也诛杀数万秦军,烧了他们的粮仓!他夏国的太子有这样神勇和胆色,我赵国的太子为什么没有?为什么没有?”
  此话一出,赵海志的脸色顿时阴沉,咬紧牙关,满腔愤怒。
  文武百官噤若寒蝉,也在心底嗟叹。
  这是一国之君应该说的话吗?竟然在这早朝之上嘲讽太子,简直,简直…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形容!
  “儿臣能力卑微,儿臣惭愧!”赵海志忍着怒气,只能跪下请罪。
  赵皇冷声道:“既然能力卑微,那朕就得考虑考虑你适不适合继续做太子了!”
  此言一出,群臣更是哗然。
  中书高官官领同平章事的雷佳出列,说道:“陛下,如今边关交战,万不可废黜太子,以免影响军心和民心造成动荡!还请陛下三思,今日早朝之言若是传出去,必引起百姓恐慌!”
  门下侍中羊公允也出列道:“陛下,雷大人所言在理,还请陛下慎重三思!”
  很多官员也出列劝阻。
  赵皇看到这一幕,那猜忌的性格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。
  片刻后,赵皇轻轻一笑,道:“朕刚刚失言了,诸位爱卿起来吧。”
  一众官员这才起身。
  赵皇又道:“今日早朝就到这里,按照朕的命令,调派二十万大军南去,朕要扭转南方战况!”
  “是!”此时无人敢反驳。
  早朝结束,百官退朝。
  太子赵海志走出大殿,望着东方那生起的旭日,袖中紧握的拳头这才缓缓松开。
  他三十有五,做了十二年的太子,前几年还好些,但是现在却如履薄冰。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太子之位,不惜和燕国太子燕溪风合作,并且发动战争让自己的父皇无法废黜太子,但是现在看来,这个结果看似凑效了,却引发了更加不可预测的灾难。
  此时此刻,他深有体会,如果自己不做些什么,齐国很可能会分崩离析,离毁灭不远矣了。而挡在自己身边的,只有一个险阻,那就是自己的父皇。
  赵皇回到御书房,怒气还未消完,这时内侍太监来到,说六皇子求见。
  赵皇点点头,便召见了六皇子赵匡名。
  “儿臣拜见父皇,特来给父皇请安。”赵匡名乖巧说道。
  赵皇对这位嫡二子也很看重,更主要的是他听话,便道:“皇儿有心了,如果太子能像你这样乖巧那该多好了。”
  赵匡名笑道:“父皇,太子他为储君,面对的都是国家大事,若是言语不对冲撞了父皇,还请父皇见谅。”
  赵皇点点头,道:“你尊敬兄长,这一点也比太子强!”
  赵匡名眼中闪过一丝冷意,然后道:“儿臣的优点不及太子的十分之一,尤其是为人处世方面,儿臣做的一点都不好。前几日太子设宴款待几位大臣,被儿臣无意碰到,便想着打个招呼,不曾想招呼没打成,反而搅乱了宴会。”
  赵皇一愣,问道:“太子宴请大臣,是哪几位?”
  赵匡名故作惊讶,道:“父皇不知道吗?看来父皇操心国事太忙,车将军没有打扰父皇。”
  “还有谁?”赵皇立即问道。
  赵匡名恭敬道:“还有雷大人,羊大人和曲大人!”
  车越是右备身府将军,负责宫中戍卫,雷佳、羊公允和曲何欢是三省的最高长官,太子邀请这四人,赵皇会怎么想?
  此时此刻,赵皇的脸色变得极其阴沉,他不会多想赵匡名说这些话的用意,而只会想这位太子想干什么!
  ……
  燕国皇都外的皇家行宫。
  燕玲珑自从怀有身孕的身材越来越明显后,他便找了个理由离开镇国公主府,来到这里生活。
  她必须保持低调和神秘,不能让别人知道她怀有身孕,所以她便不能住在城内,为了找到合适的理由出来,她专门设计了很久,不能让任何人,尤其是燕溪风怀疑。
  几个月前,她便收买了钦天监的监正。
  前不久,钦天监监正便找机会禀告燕皇,夜观天象,发现帝星被阴煞之气侵染,导致帝星暗淡,便怀疑这是导致陛下头犯脑疾的原因。
  随后,燕国皇都内陆续发生几起阴盛阳衰的例子,让燕皇不得不信。
  而钦天监给出的解决之法,是请镇国公主移驾皇都外行宫,为陛下祈福,为燕国祈运四个月。
  燕皇本着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的态度,便找来燕玲珑说明此事,而燕玲珑犹豫许久便答应了下来,这便有了她住进了行宫的机会。
  如今,已经是她住进这里的第两个月,距离她生产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腹中胎儿一切正常。此时的燕玲珑浑身散发母性的光辉,让她的容颜更加绝美。
  也因为她住进了这里,无法呆在皇都随时阻止燕溪风,所以让燕溪风的疯狂有了可乘之机,现在燕国的局势出现了严重危机。
  北方边关有夏国帮扶,不用担心赵国进攻,基本算是高枕无忧。但是现在南方面对魏国的战争,却出现了大危机。
  因为魏国已经踏过沼泽,渡过了这道唯一的天险,燕国没有守住这道防线,终究让敌人杀了过来。而这里面,必是燕溪风的阴谋,是他引狼入室!
  事实已经如此,燕皇也没有办法,只有命令大军后退三百里,依靠城池设下防御,阻止魏国大军的北上,开始和魏国正面硬刚,魏国是铁了心的要灭掉燕国,自然开打。
  对于现在的局势,燕玲珑也很焦急,但她并不后悔自己怀孕,而且为了保护即将出生的孩子,他已经命令死士刺杀燕溪风,不准备留他了。
  可惜,燕溪风狡猾,死士的刺杀根本无法得逞。
  刺杀迟迟不成,燕溪风继续在朝堂之上捣乱,再加上陛下的脑疾时常犯病,如今的燕国如同深陷沼泽之中,难以脱身。
  华筝一直劝燕玲珑,写信告诉萧锐怀有身孕的事,但是燕玲珑一直拒绝,她是燕国的镇国公主,她无法离开自己的国家,无法看着它走向毁灭。
  摸着隆起的肚子,燕玲珑喃喃道:“再等一个月,等你出生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  …

章节目录

系统逼我做皇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景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景以并收藏系统逼我做皇帝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