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转之快连朱昊自己都没有预料到,头上已经挨了一棒,手中的斧子滑落到地上,朱昊捂住脑袋后退几步后背蹭着货架慢慢坐到地上。
  “你……你为什么要袭击我!你……你……”
  “嘭!”男人紧接着又是一棒对着朱昊的脑袋抡了上去。
  “为什么?我等了五年!忍了五年!为的就是让你们血债血偿!”
  男人抬手又要敲打朱昊,问橙突然出声阻止:
  “等等!别动他,留他一口气行吗?我哥还在他手上呢!”
  问橙的突然出声让姒长生有些生气,用腹语阻止着问橙继续说下去:
  “你哥我会帮你找,先让他们自相残杀,降低咱们的存在感,最多半个小时我哥一定会找到咱们的。你哥只要人还在D市,咱们能活着出去什么人都能找到。”
  “哥?哪来这么多哥?我刚才从监控里看到你们进来还在纳闷,就算是整容也不可能整到连性别习惯都变了,他们三个居然是因为暴露了,才被你们钻了空子。不过这样也好,真要用他们的身体复活我的妻子,我还觉得恶心呢!”
  男人听到问橙的声音没有再攻击朱昊,转头细细的打量问橙,冷笑着慢慢转身,将棒球棒扔到一旁,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斧头,向着问橙走了过去。
  “复活……拼接,人祭?你们用的人祭?”姒长生听到复活两个字瞬间联想到了什么,用腹语惊恐的问着对方。
  “你居然知道,难道你和我师傅是同行?也是修密萨宗的?”男人听到姒长生的疑问,停住了向问橙靠近的脚步,停下来冷眼打量着姒长生。
  “呸!你们那是邪教!有本事冲我来,别碰她!”
  姒长生听到密萨宗三个字汗毛都竖起来了;这个丧心病狂的教派明明被剿灭了,怎么还有漏网之鱼?
  现在根本指望不上昏迷的单谚和半吊子问橙,只有自己把他引过来,受伤后引与自己立契的魔出来才能脱险反杀。
  “别碰他!你砍我!我是女的!我虽然胖了点,但出个躯干还是能派上点用场的。”
  问橙不明白姒长生的用意,她此时盘算的是快点让自己受伤,好把御剑心引出来救自己。
  “这种时候你和我抢什么!我被砍了只要契约还在,胳膊腿的都能接回去,就是康复的慢了些罢了,你要被砍了就真的是终身残疾了!”
  姒长生也不懂问橙的用意,只觉得她这么做不仅自救不了,还容易全军覆没,性命攸关的时候还抢着送死,不会……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吧?
  “断肢二十四小时内只要保存得当都能接回去,别以为只有你能接回去,我也能!你不是想活着吗?惜命的人就更不该和我抢了!”
  问橙急了,觉得姒长生有病,刚才还说想活着,现在就要和自己抢着去送死,自己有好歹还有个御剑心他有什么!连个兵器都没带来还想逞英雄。
  “乖,听话,把先被砍的机会留给我行吗?如果有命能活着出去,你一定要保护好我。”
  姒长生被问橙坚决的态度打动,更加确定了她是在口是心非,肯定是喜欢上了自己,那这种时候自己一定要像个男人一样保护她。
  “别听他的!砍我!”
  “你也别听她的!砍我!”
  问橙懒得再和姒长生争辩了,大吼着让对方砍自己;姒长生也急了,就算用的是腹语气势上比问橙的大吼弱一些,他还是想抢着被砍。
  “你们这爱情太让我感动了,别抢了我先砍他。你们既然来都来了,那就人人都有机会!大不了我要你的躯干,他的一双胳膊,还有他的一双长腿,很快你们就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永不分离了!”
  男人被问橙和姒长生这种抢死的精神感动到眼圈都红了,主动为他们鼓掌,拿着斧子向单谚走了过去。
  “不要!不要!千万不要动他!他也不能砍,他有心脏病,随时都会没命,他……他还是家中独子,他前面有十个哥哥都死了,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?”
  问橙慌了,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了,语无伦次的跟对方讲同情心,只希望他不要动单谚。
  “嘿,这就有意思了,你这种女人怎么如此的博爱,这个不行,那个不行,这个还不行,看样子还真就只能先砍你了!”
  男人提着斧子向问橙走了过去,用斧头将朱昊姒长生单谚全指了一遍。
  “那个不行是因为他绑了我哥,我哥不能死!这个他家里有矿等着他去继承,那个是家里的独子死了老人伤心,就我无牵无挂你随便砍,我绝对吱都不吱一声!”
  问橙嘴上说着不怕,心里却怕的要死,过完嘴瘾把仇恨拉到自己这边来以后,就紧闭双眼根本不敢看对方是如何走过来的。
  “她是女人,难道没人教过你不能打女人吗?有什么冲我来,不要再靠近她了!”
  姒长生恨铁不成钢的看了问橙一眼,发现她双眼紧闭,紧张的要命;这种时候谁又真的能不怕死呢,就算砍一下想想也是极疼的,自己又怎么忍心让她承担这一切呢。
  “是不能打女人,但没人说过不能砍!我刚反应过来,你们这就是在拖延时间!别白日做梦了,我为了这一天早就把店铺改造过了,店门用的是金库里才会用的防爆破钢门,除非有人把房子拆了,不然今晚你们谁也逃不出去!”
  对方说着抡起斧子向问橙砍去,问橙看着斧刃向自己的胳膊快速靠近,安心的长舒一口气,自己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过去,靠御剑心带自己出去了。
  “呛!”金属互相撞击的声音突然传来,斧头砸在自己肩膀上没了下文,问橙赶紧睁眼,朱昊已经拿着棒球棒在狂揍那个男人了。
  “我!”问橙气到无语,心想朱昊怎么还能动,脑袋结结实实的挨了两棒球棍怎么还没晕厥过去!自己和姒长生抢死就够乱的了,他现在跑出来反抗只是在乱上加乱!
  “莫问橙,你听我的,一会无论他们谁打赢了,你都把被砍的机会让给我行吗?我是和魔立过契的,虽没有断臂再生的能力,身上断个什么地方都是可以接回去的,我就是为了把魔引出来才抢着送死的。”
  姒长生用腹语小声嘱咐着问橙,只希望她能理解自己,就算真的爱上了自己,也别再和自己抢着出风头了。
  “你说的轻巧,把魔引出来,你还能活着吗?还嫌自己身上的魔气不明显吗?契管局手册第一条就是禁止契人与魔族私通!违者受天谴之刑,把机会留给我行吗?我家青铜剑没你想的那么弱!”
  问橙觉得这次自己和姒长生彻底说明白了,一会自己只要等着挨劈就万事大吉了!

章节目录

以契为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上善又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善又水并收藏以契为证最新章节